《医女雪晴不愈心》小说电子书全文免费阅读

医女雪晴不愈心》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华华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华华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医女雪晴不愈心》简介:一张破草席卷着俩尸体,这就是杨雪晴初来时的场景。公婆恶劣,家徒四壁,还有个半死不活的病秧子相公,七大姑八大姨的没事就来找茬,咋整?穷不怕,她神秘空间加医术,发家致富无绝路;找茬的也不怕,来找茬就是来找死,打到你喊娘!可这多出来的相公要怎么办?   “你撩我,我要报官!”   “抱官没用,抱我吧!”  撩汉种田养包子样样不差,唉,其实她只想当个安静的土财主。

0-temp-201812-29-1546052057183.jpg

“逆子!你竟然敢打你娘?”

沈新路拨开人群挤进茅屋,一脚就跺在了沈蓦然腿上,沈蓦然一个不稳,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茅屋外的人都在看着,他们均是一脸冷漠。

来的早的人知道,是沈家王氏在耍泼,来的晚的人不知,见王秋花坐在地上哭的那叫一个凄惨,还以为真是沈蓦然动手打了她。

“哎呦,这丧尽天良的啊!打自己老娘那可是要招天打雷劈的!”

“沈家也真够倒霉的,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子,我就不给他看病,让他病好了打亲娘?哼,趁早病死他!”

“要知道他怎么坏,小时候就不该养大他!”

“咱们这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都打亲娘身上了,真是惯得!”

“可不,早就觉这人不怎么样了!”

围观的人纷纷不屑,杨雪晴只是静静的听着。

这些人呀,都是没长眼睛的!

沈蓦然从小过的是人过的生活吗?吃不饱,挨打挨骂,还要拼命干活,这也叫惯着?

这分明就是虐待!

更别说沈家人给沈蓦然看病了,沈蓦然的病那可是她杨雪晴看好的!

从村民絮絮叨叨的话中,杨雪晴也听了出来,敢情是这沈家人天天在外装作一副惋惜模样,到处说是沈蓦然不孝,即便这样他们也还是挂心他的病的,并且在四处求医给他医治。

真是好笑!

杨雪晴差点就笑出了声,人若无脸天下无敌!

这些小人在她面前胡言乱语也就罢了,竟然还要动手打沈蓦然,真当她是吃素的吗?

眼看沈新路抬脚又要向沈蓦然踢去,而沈蓦然竟然连躲闪没有的,杨雪晴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捞起地上的柴火就挡在了沈蓦然身前。

沈新路来不及收脚,一下子就踢到了柴火上。

农家烧的柴大多硬实,而杨雪晴顺手捞起的那根也有手腕那么粗了。

沈新路没想到杨雪晴会出手拦,脚下也是用了全力的,这一脚下去可想而知。

“死蹄子!你要死啊?你眼里还有我这个长辈吗?”

沈新路大叫一声,他的脚,似乎要断了。

王秋花见状,吓的都忘了哭了,怔了下,才反应过来:“你,你竟然敢打你公爹?!”

“贱蹄子!我跟你拼了!”王秋花一咕噜爬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就要跟杨雪晴打。

也不知道杨雪晴是用了什么招数,就在王秋花扑过来时,她轻轻一侧身,不但让王秋花扑了个空,还卸了她的手臂。

“嗷呜!”

王秋花顿时疼的满头大汗,嗷嗷叫着要拼命。

“你敢打我娘,看我不断了你的手!”跟沈新路一起来的还有沈吉昌。

沈吉昌是沈新路的二儿子,他本来不想来,沈新路非让他来,他这才懒懒的跟了过来。

哪知一来就看到他们在打群架,而且自己爹娘吃亏了。

这怎么能行?

向来霸道的沈吉昌顿时来了气,立刻就参与其中,跟着王秋花一起打开了。

杨雪晴冷笑一声,上前几步啪的一下,就给了沈吉昌一巴掌。

要来闹事?她岂是那么好欺负的?

那么多人面前,杨雪晴自然是不好跟沈新路和王秋花动手,这沈吉昌她总能打吧?

这闹哄哄的一眨眼间,就一个被卸了手臂,一个踢骨折了脚,一个挨了一巴掌,而沈蓦然也就是被沈新路踢了一脚,倒是没有大碍。

杨雪晴就更是毫发无损了。

“你敢打我吉昌,我跟你拼了!”王秋花似乎就会这一句,见自己儿子挨了一巴掌,立马又张牙舞爪起来,伸着那只没被卸的手就要去抓杨雪晴的脸。

一般女人打架都是这样,扯头发,抓脸。

杨雪晴对王秋花的招数很是不屑,只见她不躲不闪,而在王秋花到她身前时,抬手轻轻的戳了一下她那只被卸了的胳膊。

“嗷呜!”

王秋花顿时又哀嚎起来,但是却不敢再上前了,胳膊实在疼。

“小贱蹄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沈新路啐了一口,瞪着眼睛恶狠狠的说道。

“贱人,我要杀了你!”都到了这个地步,沈吉昌不想把事闹大也不行了,这都欺负到他身上来了,岂能轻饶?

正好一抬眼看到了墙边的菜刀,拿起了就劈了出去。

顿时一阵抽气声,大家都心道,这沈吉昌是疯了,竟然要砍人。

要出人命了!

有胆小的吓的转身就跑,这热闹还是别看了,搞不好会惹一身骚的。

有人急声相劝,“吉昌,你干什么?”

“好赖是自己大哥,你怎么能动刀呢?老沈,你快管管你家吉昌!”

“老沈,孩子不懂事,慢慢教育就是了,也不能杀人啊!”

“老沈,快让吉昌把刀放下,消消气,这俩孩子看着还都是不错的,你好好教育,将来还有不孝顺的?”

“……”

围观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劝着,但是沈新路哪里能听的进去?

沈吉昌也听不进去,他根本就没把围观的那些村民看在眼里。

杨雪晴虽然正跟王秋花斗法,但也没忘关注沈新路和沈吉昌两人。

见沈吉昌举着刀砍过来,她只是微微一弯腰,捞起了一只小板凳。

“铛!”的一声,菜刀看在了小板凳上,稳稳的,发出了一声脆响。

“住手!”

就在这时,有人把村长请了来。

村长姓孔,四十多岁,叫孔光耀。

孔光耀生的有些彪悍,浓眉大眼,身形魁梧,乍一看有些像武生,可偏生穿了一件藏蓝色的长袍,板板正正,因此也将他的彪悍外形少少收敛了一些。

即便如此,他往门口一站,依旧是不怒而威。

看着王秋花脸上有几道抓痕,一只胳膊聋拉着,显然是脱臼了,沈新路一只脚不敢着地,沈吉昌脸上的巴掌印也还没消散,以及在地上还没来得及起来的沈蓦然,还有小板凳上的那把菜刀,村长气急了。

幸好他来的及时,若是再晚一步,恐怕是要出人命了的!

“你们这是闹什么?”村长喝到。

王秋花反应最快,立刻装作一副可怜模样,往地上一坐,哭诉道:“村长,你可要为我们一家做主啊!这个儿媳妇进门还没几天呢,就跟人跑出去野混,几天不着家啊!连累我儿拖着病体去寻她,我是今儿听人说见他们回来了,就好心过来看看,哪知道这贱蹄子不但不听说教,还动手打人,村长啊,你看我这胳膊,就是她给打折了的,村长,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王秋花如倒豆子般,霹雳吧啦的先说了一通。

说完还挑衅的看了杨雪晴一眼,哼,把错都推你身上,看你这下怎么解释!

村长皱起了眉,跟着也看了杨雪晴一眼,但最终目光还是落在了王秋花身上。

在他印象里,杨家这个姑娘不是那般胡闹的,反倒是这王秋花泼皮是出了名的。

“村长,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问问大家伙儿啊,大家可都看到了的!”见村长不信,王秋花气势立即低了一截。

村长自然是要问的,围观的人也纷纷点头,“是,我们是亲眼看到了,杨雪晴卸了她婆婆的胳膊,还打了吉昌一巴掌,哦,她公公的脚也是她拿柴火打断的。”

呵呵,杨雪晴气笑了,这些小人,此刻倒是都针对着她来了。

村长目光再次落在了杨雪晴身上。

似乎有些不信,但是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他也不得不信。

杨雪晴低垂眼帘,村长不开口问,她也不开口。

沈新路和沈吉昌是一直嗷嚎叫着,也纷纷说着自己被打的经过。

自然,这经过他们说的是添油加醋,颠倒是非。

“杨雪晴,你还有何话可说?”村长听的头疼,这沈家人太闹腾。

杨雪晴目光坚定的看向村长,话却是问向围观的村民:“她的胳膊不是我卸的,是她自己扑过来打我,反不小心摔倒,脱臼了胳膊,怎能赖在我身上?刚才你们可都看到了,如此赖我真的好吗?”

“……”

村民回忆,好像是啊,当时大家就看到王秋花扑了过去,然后摔倒,爬起来之后胳膊就脱臼了。

见村民犹豫,杨雪晴干脆又来了一剂猛药,“你们敢发誓?发誓自己亲眼看到是我卸了她的胳膊?若是有所欺瞒你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这一刻,杨雪晴声音冷冷的,仿佛来自地狱,村民听了皆是一阵颤栗。

古人迷信,怎敢发这样的毒誓?更何况刚才那一幕发生的太快,万一他们看错了呢?

“或许……是我看错了吧。”

“我不知道,我刚才可没吭声的,我没看清。”

“我……好像是她自己摔了一跤,把胳膊摔脱臼了吧……”

“走了走了,该回去煮饭了,一家人还等着吃呢。”

“……”

村民不敢发誓,但心里也因此记恨上了杨雪晴。

让他们发誓,他们不敢,不发誓,那岂不是证明他们刚才说了假话?

村民都是朴实的,这说谎的事要是传了出去,那还得了?

于是大家纷纷离开,沈家的人和事,他们也懒得管。

不消片刻,茅草屋里就剩下了杨雪晴、沈蓦然、王秋花、沈新路、沈吉昌和村长六人。

其实村长心中跟明镜似的,就在村民纷纷离开时他就想了明白。

见茅草屋里角落里堆了不少吃食用度,就更加肯定,今天这事,就是沈新路他们为了来抢东西而闹起来的。

他挑眉,那为何杨家这丫头不吭声呢?

见了他不是该先开口告状的吗?

就算不告状,刚才公婆那么指责她,她也总该为自己辩解几句吧?

杨雪晴依旧不说话,只是皱着眉看向沈蓦然。

“村长,雪晴她没有打人。”

的确,大家从始至终都没看到杨雪晴动手。

杨雪晴动手也自然不会让人看到。

就之前卸王秋花的胳膊时,围观的人虽然多,但她站的位置好,手法也快,在别人根本就没来得及看时,王秋花的胳膊就已经被卸掉了。

不错,就是在王秋花摔倒之前,如此,说是王秋花自己摔脱臼的,也没人不信。

而王秋花摔到,那也是杨雪晴使的招数。

王秋花心里堵着一口气,难道胳膊就这样白掉了?

“没打人?那我这脚是怎么断的?”沈新路磨着牙说道。

王秋花摔断胳膊的事他不好说什么,因为他也看着了,杨雪晴不承认,他也拿不出证据来证明。

但他这脚,可是好多人都看到了,真的是杨雪晴那柴火打的!

“是你要踢我,她只是怕我受伤,就拿柴火替我挡了一下。”沈蓦然一脸讽刺,那是你自己踢上柴火踢断的,与杨雪晴何干?

“你,你!逆子!”沈新路气的浑身发抖。

在沈蓦然讽刺的目光下,沈新路再次说道:“不管是怎么伤的,毕竟一家人,我也不好追究了,但如今我们都在你家受了伤,这医药费你总得赔吧?”

王秋花手臂脱臼倒是花不了多少钱,找大夫接一下,给个几文钱就行了,但他这脚好像是断了,恐怕是要花不少钱了。

王秋花一听这话连连点头,对,对,她怎么把正事给忘了?

今天她来不就是为了抢东西要银子吗?

“就是,村长,我们这伤可都不轻的,要花不少银钱的,而且养伤这段时间家里的活也都没人干了,得让他赔医药费,还得去给家里干活!”

看着沈蓦然脸色好了那么多,王秋花就又想起了以前。

以前家里的活儿差不多都是沈蓦然干的,自从把沈蓦然赶出家门后,这家里的活儿愣是没人愿意干了。

家里老二沈吉昌是好吃懒做的,老三还好点,多少能帮衬些,老四就更别说了,人在镇上,十天半月不回来一次的。

“你不怕我们给家里带来不祥?”

杨雪晴冷声说道。

让她赔钱,不可能,让她去沈家当牛做马?哼,那更是不可能的!

王秋花梗着脖子,她倒是给忘了,这俩人都是从乱葬岗里爬出来的!

杨雪晴往前一步,轻笑,道:“你若不怕,我和蓦然自然会去家里给你干活,只是将来家里若是出了什么事,那可别怨在我们头上啊!”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医女雪晴不愈心》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华华小说 回复《医女雪晴不愈心》(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oniuxiaoshuo.com/?id=2596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