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医有毒:王爷别乱来》穿越架空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一章:火拼被牵连
“云医生,这次也麻烦你了。”手术台上,面容苍白地捂着刚包扎好的肩膀,难掩病容却仍然气势强大的冷硬男子客气地对穿着沾了他不少血的白大褂的年轻女医生道谢。

云锦将手术台上旁边的手术用具简单整理了一下,神色不变地摘掉沾满了血的手套,淡淡说道:“洛老大记得把钱付清就行了。”

男子也清楚云医生的性格,轻轻一笑,没说什么,对身边的手下一摆手,将早就准备好的支票拿过来,正要交给转过身的云锦,手术室外却忽然传来一阵阵枪声,屋里的人同时脸色一变。

云锦皱了皱眉,不快地瞪了眼姓洛的。

洛老大抱歉地看了眼云锦,知道是自己的仇家找上门来了。

云锦翻了个白眼,不耐地直接给他比了比后门的方向,让他赶紧滚蛋,洛老大被手下扶着刚站起来,却没想到外头的人出人意料地飞快地冲了进来。

那人一发现洛老大,也不管还有没有其他人在,不管不顾地举起枪按动了扳机。

“快躲开!”

“小心!”

云锦甚至来不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便感觉到胸口传来一阵剧痛,眼前洛老大惊慌的五官一晃而过,紧接着,便身体一软倒了下去。

闭上眼睛之前,云锦还在想:妈的!疼死了!等她醒过来,非得让洛老大给她付十倍的钱赔偿回来不可!

可惜,她再也没机会把这笔钱要回来了。

……

“唔——”再次睁开眼睛时,云锦本能地用手按住了胸口,却没感觉到任何痛楚,反而是脑子昏昏沉沉的,身体也有些发软,这症状不像是中了枪,倒像是得了重感冒,头重脚轻。

喉咙干得要命,吃力地坐起身想找杯水喝,却忽然发现眼前的环境非常陌生,而且……古色古香,屋子里的桌椅,甚至是窗户,都透着股古朴又陈旧的气息。

这是什么鬼地方?云锦本能地皱起眉头,一只手抬起来想揉一揉胀痛的额头,却发现连这一双手都不太对,这么瘦小干巴巴的手根本不是自己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这时,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段陌生的记忆,破旧的医馆,积劳成疾亡故的爷爷,还有这副身体的主人……

云锦的脸色顿时如调色板一样青白难辨,毫不精彩!

她居然,穿了?

或许该说,是她中了一枪没能活过来,在这副染了风寒香消玉殒的小丫头片子身上借尸还魂了?

想到自己是怎么死的,云锦的脸色更难看了,姓洛的把仇家给她招来也就算了,那蠢得敢到她的诊所来挑衅的愣头青居然枪法这么差,你特么的要杀姓洛的冲我开什么枪!

她赚了那么多的钱,才活了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还没活够也没享受够就被迫变成了一个还不到十五岁的小丫头片子,而这个名为步妖妖的小丫头的处境也让她头痛不已。

“不好了!小妖姑娘!讨债的上门了——!”医馆的伙计急匆匆地冲进来,火急火燎地大喊道。

云锦看了眼穿着一身古装,满头大汗的伙计,忍不住扶了扶额,妈的,头好像更疼了。

“小妖姑娘,你看我们怎么办?”伙计紧张兮兮地问道。

云锦,从今天起该叫她步妖妖了,步妖妖强撑起身体,还没站起来便感觉腿上一软险些栽倒在地上,伙计见状赶紧过来扶住她。

虽说这时代男女大防挺严重,但她这副身体也不是大户人家出身,就是个穷苦孤女,也没什么好讲究的。

步妖妖往身后的床上一靠,对伙计摆摆手,声音有些沙哑地说:“去把爷爷之前用的那副银针取来。”

伙计心中狐疑,但还是匆忙去将银针拿过来。

步妖妖让他将银针在自己跟前摊开,从里面取出几根,在伙计惊讶的目光下往自己身上的几处穴道上快狠准的扎了进去。

不过片刻的功夫,步妖妖的身上就出了一身汗,虚软无力的身体也好了许多。

这回不用伙计扶,她也靠自己轻松站了起来,伙计的嘴巴长得更大了,一脸活见鬼的表情。

“小,小妖姑娘,你……”什么时候这般厉害了!

“不是说讨债的来了吗,去看看。”步妖妖径自走了出去。

伙计愣了好半天,听见前头闹腾的动静越来越大,也赶紧追了过去,“等等我——!”

“人呢!人哪儿去了!那糟老头子死了,不是还剩下一个孙女吗!快出来还钱还钱!别想赖账啊!”

步妖妖刚走到医馆前堂,就看见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粗暴地将医馆里的桌椅用力踹开,骂骂咧咧地喊着她的名字。

扫了眼短短片刻的功夫就被砸得差不多的小医馆,还有满地的药材,这些都是她目前唯一的一点家底儿,步妖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我就是步妖妖,你们便是我爷爷的债主?”步妖妖面色不善地眯起双眸。

原身的记忆里的确有一段关于她爷爷欠债的事情,爷爷身体一直不好,从去年开始变得更加严重,为了治病,跟城里一个土财主家借了点钱。

其实借的并不多,只有十两银子,可那土财主耍了手段,利息很高,随着时间的推移,利滚利,十两变成一百两。

爷爷最终还是病死,债务却留了下来,原身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伤心欲绝之下也病倒,香消玉殒,让她白得了这幅身体。

“呦,你就是步妖妖?”来找茬的几个人中为首的男人目光轻佻地打量着她,步妖妖这张脸算不上绝色,只能算是小家碧玉,看着顺眼,加上一脸病容,面色苍白中还带着不自然的红晕,年纪又不大,还真别有一番滋味。

男人摸着下巴啧啧两声:“长得确实挺不错的,难怪……”

步妖妖一挑眉,难怪?

男人没再继续说,而是让手底下的人扶起一把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抬了抬下巴看着步妖妖,道:“你爷爷欠我们家少爷的钱你打算什么时候还?再不还,这利息可又要涨了。”

“还账的日子应该还没到。”步妖妖道。

“也不差这几天,就算我们半个月后来,你也不可能把账还清,到时候说不定还得把自己卖到窑子里去。”男人一脸得意。

步妖妖却黑了脸色。
第二章:嘴贱,该打
男人也不管步妖妖脸色有多黑,自顾自地说道:“我们家少爷的意思呢,他也不想为难你这么个孤女,给你指条明路。你这家破医馆自打那糟老头儿病了以后就一直没什么人上门,那老头儿死了以后更是连个能看病的人都没有,左右也是开不成了,干脆就拿医馆抵了账。”

说到这里,目光往步妖妖身上转了转,咧起嘴角笑了笑,露出一口黄牙,“不过,这医馆实在是太破旧了,可值不了那些钱,至于差了的那些,看你也有几分姿色,与其为了还债去当窑姐儿,不如就给我家少爷当个妾,日后也能过上你想都想不到的富裕日子,你看怎么样,我家少爷可是已经仁至义尽了。”

步妖妖呵呵一笑:仁至义尽你妹!

原身太单纯,没发现异常,她却一眼便看出,这群人打一开始借老爷子钱就是为了这家医馆!哦,对了,看这男人的意思,那位少爷还顺便连她这个人都盯上了。

说什么医馆不值那些钱,根本就是放屁!

诚然,医馆的确很破旧,门脸也不大,可却位处这座城最繁华的商业大街旁边的一条街,算得上是一个比较黄金的地段,稍加装修,换个行业,客流量定然不小。

当初老爷子是怎么得来这座医馆的原身没什么记忆,据说是祖传下来的,要是卖掉,最少也得价值四五百两银子,要是对方说拿医馆抵债,再把其余的钱补给她,她可能还会考虑考虑。

可这土财主家的少爷倒好,居然想靠着利滚利来的百两银子就把医馆弄到手,再送一个清白小姑娘?脑袋让门给挤过吧?当她那么蠢吗!

她若真要将医馆处理掉,也大可以找牙行寄卖,得了钱以后拿百两银子还债,其余几百两留着她以后慢慢花!

步妖妖嘲讽地看着男人道:“回去告诉你们家少爷,别做白日梦了,我绝对不可能给他做妾,这医馆我也不会卖,债务等到了期限自会偿还,在那之前,少来找麻烦!”

“你——”

“对了。”步妖妖指着医馆里被打坏的东西道:“你们方才砸坏的桌椅板凳,还有弄脏的这些药材,也都要折算成银两补给我,或者从债务里抵掉。”

“你这小丫头片子别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男人一脸怒容地站起身,一脚把跟前缺胳膊短腿的椅子踹飞,骂道:“还想让本大爷给你赔偿?你是还没弄清楚自己的立场吗,你现在没资格和我们谈条件!聪明点就赶紧将医馆的契子交出来,把自己乖乖送到我家少爷床上,否则——”

“否则怎么样?”步妖妖不知死活地问道。

男人怒极反笑:“否则就将你卖了,让你变成人尽可夫的女支子!任人亵玩!”

步妖妖的脸上没有半点被羞辱的愤恨,只是冷淡地说了句:“嘴贱,该打。”

说完,目光猛然一变,手臂一挥,男人只感觉眼前有几道光芒一闪,便‘啊——’地一声惨叫出声,倒了下来。

其他几个人吓得脸色一变,“大哥,你怎么了!”

“你这臭娘们,对我们大哥做了什么!”

不等他们对步妖妖发难,后者再一次双臂一挥,那几个或要扶起那个疼得在地上打滚的家伙,或想冲过来抓她的人都接连发出痛呼声,也有人大笑不止,毫不混乱。

跟在步妖妖后面来到前堂的伙计眼睛都直了,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后来发现那几个人身上都多了几根银针。

咦?那不是她刚刚往自己身上戳的银针吗?她是什么时候拿的!

“哎呦,疼死我了,你,你做了什么——”男人一边打滚一边开始求饶:“快住手,我错了,姑奶奶,我再也不敢了,哎呦喂……”

期间还夹杂着其他人‘哈哈哈’或类似的痛呼声。

步妖妖走过去一脚踩在男人的手上,本来刚穿越过来,得知自己死了心情就相当狂躁,这些人送上门来让她泻火,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步妖妖用力在男人的手上踩了踩,听见对方发出更凄惨的惨叫声,才冷哼道:“回去将我刚才的话告诉你家少爷,要是再来找麻烦,到时候就不只是让你们疼这么一下了!听懂了吗!”

“听,听懂了……”男人疼得眼泪鼻涕一大把,看得步妖妖一阵恶心,随手将那几根银针拔出来,用力踹了那人一脚,“还不快滚!”

男人立刻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其他人也不敢再多待,跟背后有恶鬼追一样跑得飞快。

外面有不少人被医馆里的动静吸引地往里张望,看见他们跑掉,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步妖妖顾不上外头的人,确定让人都走光了,身形一晃,差点栽倒下去。

伙计赶紧过来把她扶住,“小妖姑娘,你怎么样,快点回去躺会儿吧,我去给你请郎中。”

一个开医馆的还得特意去请郎中过来看病,也是够讽刺的,步妖妖扯了扯唇,感觉到之前被短暂抑制住的虚弱感再次袭来,只道:“不用请郎中,先扶我回后面躺着,你把被弄乱的药材捡起来,照我给你说的方子给我煎药。”

说着,已经熟练地报出了一个治疗风寒的药方。

“可是……”伙计一脸狐疑。

“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步妖妖抬起头,目光冷冷地看着伙计,后者被她看得浑身一抖,赶紧道:“我知道了,我这就收拾!”

回到后面重新躺下来,伙计去前面收拾东西,步妖妖才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这幅身体到底还是太虚弱了点,刚刚那几针居然有几个差点射歪了,不过好在,这种虚弱更主要是因为还生着病,等恢复过来后再找找感觉,问题应该不大。

只要能自如地使出以前的一手好银针,便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

说句落俗套的话,这玩意用得好了能救人,也能杀人,端看人怎么用。

当初她一身中西医的高超医术却没去大医院,也是因为早年被人盯上,用一手银针把人扎成了植物人,为了躲避那家人的打击报复,才隐姓埋名开了个私人诊所,当起了黑医,专门给那些游走于灰色地带,或混黑的人高价治疗。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看不过去她每次都讨要天价的治疗费,居然让她被火拼牵连,穿越到这里来,还倒霉地摊上这么个穷的叮当响又毫无依靠的小丫头身上,还一来就欠了债,啧。

步妖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身手往床板底下摸了摸。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娇医有毒:王爷别乱来》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娇医有毒:王爷别乱来》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娇医有毒:王爷别乱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oniuxiaoshuo.com/?id=366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