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归来:爹地请接招》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

第001章:谁是野种?
晚上临睡前,江墨染挺着硕大的肚子,如往常一般端来一盆温水,放在床边的矮凳上,然后将毛巾沾湿,轻柔的替躺在床上的季庭骁擦拭着身子。

从头到脚的擦完一遍,她已经累的满头大汗,腰更是疼的有些直不起来。

整整九个月了,每晚如此,就算是她的肚子越来越大,行动越来越不方便,她也从来没有让别人帮忙过。

她并不觉得辛苦,她爱季庭骁,只要他能醒过来,让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江墨染将水倒掉,然后坐在床边,拉起季庭骁的手,放在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上。

“庭骁,咱们的孩子很快就要出生了,等他生出来,你就睁开眼睛看看他好不好?”

床上的男人双眸微闭,长而密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了一排阴影,眉峰英挺,薄唇微抿,略微有些削瘦的双颊让他本就出色的容貌更添了一丝立体感。

江墨染忍不住伸手轻抚着他的眉眼,嘟着嘴撒娇似的开口:“庭骁,你都睡了好久了,等咱们的孩子出生了你可不能再这么偷懒了知道吗?你说过要帮我一起带孩子的。”

“你说咱们的孩子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呢?我希望是个男孩儿,男孩儿像你,长大了肯定能迷倒一堆小女生,想想就美。”

江墨染微扬着唇角,笑的一脸幸福。

每晚,她都会这样跟季庭骁说说话,她一直相信他虽然昏迷着,但是她说的话,他肯定也是能听到的。

“太太,您睡了吗?”门外突然传来了张妈的轻声询问。

江墨染神情微怔,没来由的一阵心悸。

张妈从来没有在这个时候来打扰过她,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她起身将季庭骁的手放进被子里,替他掖好被角,然后,在他的唇边印上了轻轻的一吻。

“庭骁,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江墨染又恋恋不舍的看了季庭骁一眼,扶着腰走到门口开了门。

“太太……”张妈搓着手站在门口,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安。

“张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江墨染微蹙了眉头问道。

张妈略略指了指楼下,还没来得及开口,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便传了上来。

“江墨染,你好大的架子啊,让我们做长辈的在这等着你,还不快给我滚下来!”

叶丽?这个时候,她怎么会来?

江墨染手指倏地收紧,心头的不安骤然加剧。

张妈走过来扶着她下楼,轻声在她的耳边叮嘱道:“太太,我看着他们这次来者不善,您一定要小心应对。”

江墨染点头,扶着张妈的手下了楼。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季庭骁的父亲季明诚,继母叶丽,还有同父异母的弟弟,季庭昊。

来的可真够全的。

江墨染深吸了一口气,隐藏了内心的波涛,神色如常的开口:“爸,妈,庭昊,你们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叶丽一脸阴毒地起身,几步走过来,扬手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江墨染的脸上。

“贱人!你不配叫我妈!”

江墨染没有防备,被打的一个趔趄,直直地向着旁边的玻璃茶几倒了下去,她心中一凛,本能的伸手护住了肚子。

“太太!”张妈惊叫一声,快速冲过去,堪堪拽住了江墨染的胳膊。

江墨染借着张妈的力道转了个方向,扑倒在地上。

幸好地上铺着地毯,没有摔的很厉害。

“太太,您怎么样?”张妈扶着江墨染一脸担忧的问道。

江墨染惊魂未定,有些虚弱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张妈转头看向叶丽,忍不住开口质问:“夫人,您怎么可以打太太?万一伤到肚子里的孩子可怎么办?”

叶丽很是轻蔑地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一边抬手查看着自己新做的指甲有没有损坏,一边满不在乎的开口:“一个野种罢了,有什么打紧?”

野种?

江墨染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她挣扎着站起来,盯着叶丽的眼睛问道:“你什么意思?你说谁是野种?”

叶丽一脸鄙夷的瞄了眼她的肚子,轻笑道:“还能有谁?不就是你肚子里的那位。”

“我肚子里是我和庭骁的孩子,你凭什么说他是野种?”

江墨染的眼睛里腥红一片,无边的愤怒迅速充斥着她的胸腔,平日里他们怎么欺辱讽刺她都没关系,可就是不能这样说她和庭骁的孩子!绝对不能!

“凭什么?呵呵。”叶丽冷笑着一摊手:“这不是明摆着吗?你和庭骁结婚当天他出的意外昏迷的,你俩连洞房都没入,哪儿来的孩子?”

“这个我当时就跟你们解释过了,我和庭骁在结婚之前就有了夫妻之实,在结婚当天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江墨染强忍着怒气说道。

“有了夫妻之实是不假,可你是跟别的男人有了夫妻之实,而不是庭骁。”叶丽身体微微前倾,一脸肯定的开口,神色间,充满了挑衅。

“你血口喷人!”江墨染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肚子也开始隐隐的抽痛起来。

她是真的被气狠了,他们怎么可以凭白给她安上这么一个罪名?他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太太,不要生气,小心动了胎气。”张妈扶着有些摇摇欲坠的江墨染,不停的替她抚着胸口。

叶丽对江墨染的表现似乎很是满意,她不急不徐的从包里掏出一沓照片,朝着她兜头甩了过来。

“是不是血口喷人,你看看这个不就知道了吗?”

江墨染躲闪不及,下意识的把头歪向一边,却还是被硬硬的照片纸划破了脸,火辣辣的疼。

张妈俯身将散落在地的照片捡起来,刚看了一眼,便脸色煞白。

江墨染伸手去拿,她却快速的将手背到了身后。

“给我。”

“太太……”张妈摇头。

“给我!”江墨染发了狠,上前一把从她手里夺了过来。

江墨染只看了一眼,便如坠冰窖,浑身颤抖,嘴唇已被她咬破,浓浓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口腔。

照片里,一对男女以各种姿势纠缠在一起,每一张都不堪入目,每一个拍摄角度,都异常的刁钻,男人永远是后背,而女人的脸却是清晰的很。

她很确定,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她,可那张脸,又分明是她。

江墨染浑身脱力,瘫倒在地。

“怎么样?现在无话可说了吧?”叶丽双手抱肩,居高临下的看着江墨染,一幅胜利者的姿态。

“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江墨染抬起头,眼底一片悲凉。

她终于明白了。

他们,是有备而来。

而她,百口莫辩。 
第002章:无耻
一直坐在沙发上冷眼旁观的季庭昊,突然起身。

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迈着长腿走过来。

他蹲下身,一脸惋惜的对着江墨染啧啧的摇了摇头。

“大嫂,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身在福中不知福,做出这种事来呢?”

季庭昊虽说是季庭骁的弟弟,但是他们两个的长相却很不一样。

季庭骁五官深邃,棱角分明,身姿挺拔,周身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之气。

而季庭昊却是随了叶丽,长了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时常眯着,让人看不清里面的神色。

唇角也总是微勾着,给人一种似笑非笑的神秘感。

因着也是金雕玉砌起来的富家公子哥儿,身上的贵气自然也是有的,不过这贵气中总是夹杂着一股子算计与狡诈,令人不喜。

江墨染冷眼直视着他狭长眼眸中一闪而逝的得意,一字一顿的开口:“我再说一遍,我没有!”

季庭昊“嗤”了一声,唇角的笑意倏地放大。

他伸手从地上捡起一张照片,举到江墨染的眼前,蜷起手指,“啪”地弹了一下笑道:“有这个东西在,你觉得你的辩解还有什么意义吗?”

“这分明就是你们伪造的!”江墨染双手握拳,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心中,是满满的不甘与愤怒!

“那又怎样?”季庭昊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突然失笑。

他站起身,慢悠悠地踱着步子开口:“整个海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万千女人排着队都想要嫁的季氏太子爷季庭骁,对那些争先恐后往他跟前凑的漂亮女人们全都嗤之以鼻,视而不见,却唯独将你江墨染宠到了骨子里,如果这些照片被那些女人看到了,你觉得她们会去在意是不是伪造的吗?”

彻骨的寒意从江墨染的心头升起,迅速漫延至四肢百骸。

她紧紧的抱着胳膊,却也无法阻止浑身的颤栗。

江墨染紧咬着牙关,从齿缝中崩出了两个字:“无耻!”

“无耻吗?确实有点儿,不过管用啊。”季庭昊停在江墨染的面前,微微俯身,轻挑了下眉头,眯着眼笑问道:“你说呢,大嫂?”

好一个无耻却管用!

如此明目张胆,理直气壮的栽脏陷害,真是让人长见识!

江墨染突然就释然了,如此看来,她只能接受现实了。

她有些吃力的从地上重新站了起来,倔强的没有接受张妈的搀扶。

她伸手拢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挺直了腰背,不卑不亢的开口:“说吧,你们想要怎么样?”

似是没有想到她竟能这么快冷静下来,季庭昊一时无言,他双手抱肩,看向江墨染的目光中多了一抹兴味。

叶丽冷哼一声上前,抬手指向江墨染,手指几乎要怼到她的脸上去。

“像你这么不知廉耻,败坏门风的贱人,不配做我们季家的儿媳妇,我要你现在、立刻、马上滚出季家的大门,一辈子也休想再踏进来一步!”

叶丽的神色间充满了鄙夷与不屑,与季庭昊如出一辙的狭长凤眸中,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与迫不及待。

江墨染不躲不避,唇边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

她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从始至终都未发一言的季明诚,按理说,这个家里应该他说了才算。

季明诚见江墨染看过来,竟然眼神躲闪,神色尴尬的轻咳了一声,转过了身去。

“呵。”江墨染忍不住轻笑,不是笑季明诚,而是笑她自己。

她不应该对那个妻管严癌症晚期患者抱有一丝一毫的希望的,她真的很怀疑像他这种人怎么会生出像季庭骁那样优秀的儿子的。

庭骁……

想到季庭骁,江墨染心口一窒,抬头向楼上看去。

“我可以上去和庭骁告个别吗?”江墨染没有回头,她痴痴地看着二楼卧室的房门,心中充满了渴望。

“我看就不必了吧。”季庭昊语气轻挑的开口:“想必我大哥要是看到了这些照片,也是不愿意再看见你的。”

张妈在旁边听不下去,咬了咬牙说道:“好歹也得让太太去换身衣服,收拾一下行李吧?”

“不用!”叶丽想也不想的开口拒绝:“这个贱人不配得到季家的一针一线,让她穿着身上的这件睡裙离开,已经是对她最大的仁慈了!”

“呵。”江墨染仰头轻笑,两滴眼泪自眼角悄然滑落,眸中的光亮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直至没有丝毫波澜。

家人一场,真的要做这么绝吗?也对,他们从未将她当作家人。

江墨染将眼泪逼回眼眶,愤然转身,向门口走去。

她走的很急,她不想让自己仅存的一丝尊严,也被他们踩在脚下践踏。

叶丽和季庭骁对视一眼,两个人的眼神中都有着一丝无法置信。

就这么痛快的走了?她不是应该痛哭流涕,跪在他们的脚下,乞求他们让她留下吗?

然后,他们狠狠的对她羞辱践踏一番,再赶出去岂不是更爽?

她竟然就这么不哭不闹的走了?

叶丽有些不甘的咬了咬嘴唇,总感觉力气没用完,心头憋着一股气,让人不痛快。

江墨染急急地走到院子当中,突然顿住脚步,深呼吸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转身抬头看向二楼的那扇窗。

窗里的灯光柔柔的,透着暖暖的橘色,于她有着致命的诱惑。

庭骁……

她的庭骁就在里面,她走之后,他该怎么办?

“太太。”张妈从里面追出来,将一把零钱塞进江墨染的手里,然后紧紧的握住:“太太,我身上就这些,您拿着出去打个车,总好过一步步的走出去,您的身子吃不消的。”

张妈说着抹了把泪,看着江墨染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悯。

江墨染勉强冲她笑了笑:“谢谢你张妈,我走之后,你也要小心。”

张妈吸了吸鼻子,红着眼说道:“太太放心,我是季家的老人儿了,只要有老爷子在,他们不敢动我的。”

江墨染抿着嘴点了点头,眼神坚定的开口:“替我照顾好庭骁,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说完,在泪水决堤之前,她迅速转身,离开!

……

江墨染站在路边,神色木然地遥望着灯火通明的陆家老宅,隐隐的听到有欢声笑语传出来,与站在黑暗中,落寞而又狼狈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来都是这样,快乐是属于他们的,与她无关!

原本以为,她嫁给了季庭骁,就再也不用回到这个令她伤心而又窒息的地方了。

可是现在,她别无选择!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萌宝归来:爹地请接招》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萌宝归来:爹地请接招》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萌宝归来:爹地请接招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oniuxiaoshuo.com/?id=3747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