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无双》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

第1章 倒插门
“有缘得此经书者,便为医家扁鹊……”

伴随着一阵惊呼,陈锋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病房里的场景,整个人显得有些懵。

“他在说什么啊,不会是被牛踹傻了吧?”

“你说这废物死了岂不是一了百了,哎,真是造孽……”

四周传来叹息声。

陈锋却没理会,回想起先去的事情。

在被牛踹了一脚过后,大难不死,反而获得奇妙经书,此时他正在消化着经书的部分内容。

“扁鹊?原来和墨家巨子一样,是医家每一任老大呀……”

“叽里咕噜说什么玩意儿,快给我起来!”旁边,一个中年妇女,此时双手叉腰,皱眉盯着他冷声道:“这床位费可贵着呢!”

被打断思路,陈锋虽然有些气恼,但也没说什么,因为眼前这人是他的丈母娘张春丽。

见陈锋呆愣在床上,张春丽还想说什么,敲门声徒然响起。

进来的是一个女人,样貌清秀,加上一身白大褂给人一种甜美的感觉。

“既然醒了就出院吧,妈,我先去办手续,你看着点他。”

美女的声音略有些清冷,甚至带着一丝不耐烦,从头到尾都没有看陈锋一眼便离开了病房。

陈锋叹了口气,这美女是他的妻子李子妍,而他俩虽有夫妻之名,却没有夫妻之实。

原因很简单,因为陈锋就是一个倒插门的,用乡里人的话来说,他陈锋就是撞了大运。

确实,作为一个孤儿,陈锋从小就被李家老爷子收养,又因为会讨好卖乖,所以没有孙子的李家老爷子格外疼爱他。

直到有一天李老爷子病重,眼见老李家无后,所以干脆做主把孙女嫁给了陈锋,李家的倒插门,除了一张嘴什么都不会,这场婚姻也成了十里八乡的笑柄。

“还愣着干什么,换衣服回家晒谷子啊!”

见陈锋还在床上赖着不走,张春丽一把揪住陈锋的耳朵。

“疼啊妈!”

陈锋顿时吃痛,却不敢还手,这么多年来,他都只顾着混吃等死,在张家毫无地位可言,同时最怕的莫过于眼前这位丈母娘了。

张春丽松开手,将手里的票据一把扔到陈锋脸上:“你看看你看看,你说你怎么这么笨,放牛也能被牛踹着,寻遍整个村……哦不,整个镇子还能找出第二个你这么笨的玩意儿来么?”

将票据抓在手中,上面写着一连串数字,陈锋顿时懵了,自己竟然昏迷了那么久,光是住院费就花了五六百。

“一千八百块钱,回去想办法把这钱给我挣回来,一块钱都不能少,另外,家里的活一点儿都不能耽搁,听到了没?”

陈锋一愣,一千八百块钱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了,不过一想到经书的事,便机械地点了点头。

这倒是让张春丽愣住了,这牛踹的一脚不会真给踹出问题了吧,以前让做个事都懒成猫一样的,这可是将近两千块钱啊。

老丈人李宝强是村里生产队队长,见陈锋答应下来,也有些欣慰,原本阴沉的面色稍缓:“明儿回去你就到生产队去做活,一天能有个五六十块……”

“一天就五六十?”陈锋咳嗽一声,摇了摇头,“爸,算了吧,这事儿我自己想办法。”

这种体力活陈锋一直就瞧不上,也是因为嫌弃这嫌弃那,陈锋不但没有家庭地位,还被村里人所诟病。

李宝强见陈锋死性不改,当即就怒了:“你还要混吃等死到什么时候,当年答应这门亲事也是瞎了我的狗眼,竟然把闺女嫁给你这种地痞无赖!”

说起来,当年他是极为反对这门亲事的,可百善孝为先,李宝强是个大孝子,所以即便知道是李老爷子老糊涂,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这亲事。

现在陈锋整天不学无术,没事儿就去到处游荡,对村里分配的工作看不上,让出去打工也不去……

以前陈锋就想着发大财,说要搞什么养殖,因为他大学专业就学的这个,刚毕业那会儿李老爷子就让他去搞,结果一败涂地。

这下所有人都知道陈锋在大学根本没有认真学,连种个地都种不好。

“你说你,要力气没力气,要文化没文化,还能干点啥?”李宝强越说越气,一副巴不得吧陈锋吃了的模样,“瞪什么瞪,还不给我收拾东西回家?”

陈锋擦了擦脸上的唾沫星子,皱了皱眉。

“那个,爸,你放心吧,我……”

“你什么你?这两年你给我们老李家丢了多少脸你知道吗?你想不去生产队也可以,要么去扯离婚证,要么就给我在三天内凑到一千八百块钱。”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又伸出手敲着陈锋脑袋,“你小子别给我打什么歪主意,要我知道你去作奸犯科,我打断你的腿!”

脑袋被敲得生疼,可陈锋并没有说话,也没有反驳。

想想前些年的所作所为,自己确实不够上进……

“你凶什么凶,整个医院都听得到你的声音了。”张春丽见有人路过房间时朝这边看,脸上的表情瞬间挂不住,“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

家丑不可外扬,对于老李家来说,这家丑便是这个不务正业的废物倒插门了。

“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我说说那又怎么了,要你管?”

李宝强正在气头上,这还没数落够呢,被打断了也不管是谁,直接就一顿臭骂。

“好你个李宝强,当初要不是你,子妍怎么可能嫁给这窝囊废?”张春丽当即坐在地上,抹着眼泪哭诉道,“可怜我那闺女呀,也就是你,当初非要听老头子的胡话,现在好了,摊上这么一个废物……”

被媳妇一阵数落,李宝强面子瞬间挂不住了,见陈锋在旁边傻愣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就是一个脑瓜崩过去:“我迟早要被你给气死!”

说着,两口子都狠狠地瞪了陈锋一眼,随后便甩门离开。

隐约听到老两口还在不断说自己的不是,陈锋深吸口气,感受着身体的奇妙变化,双手不由得握了握。

……

出院手续已经办理妥当,陈锋也不打算留在医院,刚到镇医院的一楼大厅中,就碰到了一个熟人。

来者叫王泽文,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在镇里也算得上一位名医,和他的妻子一样毕业于名牌大学,是一个令人敬仰的高材生。

王泽文从大学时代就开始追求李子妍了,不过却总被婉拒。

但这小子并不死心,在知道李子妍的老公是个不务正业的倒插门过后,竟不顾家里人反对,跟着李子妍来到这穷乡僻壤就业。

“哟,废物醒了呀。”王泽文远远看到陈锋,将脸上的口罩摘了下来,“大家快看,奇迹呀,被牛踹到脑袋居然没死……”

医院的一些工作人员闻言,一个个都窃窃私语起来,对着陈锋指指点点。

不理会四周目光中的鄙夷之色,陈锋看着王泽文,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你作为一个医生,很希望我这个病人死?”

王泽文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说起话来却十分尖酸刻薄。

“呵呵,我只救人,不救废物。”

“是么?”陈锋闻言,似笑非笑地看着王泽文,“有种你再说一遍?
第2章 我会治病


“我说了又怎么了?像你这种废物,还是趁早离开子妍吧,你不配……啊!”

王泽文话还没有说完,陈锋就走到他跟前,将一只手轻轻放在他肩膀上。

顿时,一股巨大的力量压在了王泽文的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麻烦闭上你的狗嘴。”陈锋冷声道。

感受着那股力道消失,王泽文只觉得全身一松,这才发现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

这废物,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刚才那种感觉让王泽文很不爽,见陈锋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往医院外边走去,王泽文的怒火也达到了顶点。

自己居然被一个废物威胁了。

正准备叫住陈锋时,一道急促的呼救声响起。

“王医生,快看看我儿子怎么了?!”

王泽文本来就有些不爽,被这么一催,脸色瞬间垮了下来,待看清来人过后,连忙迎了上去:“杨老板,这是怎么了?”

从医院外进来的是三个壮年男子,其中一个正背着一个小孩,便是被王泽文称作杨老板的人。

“我儿子从中午发烧到现在,吃了退烧药也没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老板看上去三十来岁,穿着休闲装,看上去人高马大的,此时一脸焦急。

王泽文抬了抬眼镜,眉头一皱:“快送到急诊室里,这孩子得的是肺炎,必须要尽快治疗!”

“肺炎?”杨老板脸色一变,在农村,肺炎是能够跟死亡挂上钩的病症,哪怕到了医疗条件不错的现在,肺炎也能让农村人闻之色变。

毕竟,肺炎这东西要是治疗不及时,再加上小孩子抵抗力弱,哪怕治好了也会落下一辈子的病根,比如咳嗽什么的。

“王医生,要是能治好我儿子,我给你三十万!”

三十万在农村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有可能有些人奋斗了一辈子,到死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王泽文虽然是名医,可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上哪儿找这三十万的单子去?一个这么大的诱惑摆在面前,让王泽文眼前一亮。

“杨老板,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医者父母心,还是先治病要紧!”

话是这么说,可王泽文脸上的喜色丝毫没有掩饰,在他看来,让这个杨老板欠他一个人情,远远比三十万重要得多!

毕竟,这位杨老板开了个农村客运公司,附近乡镇的农村客运都被他所垄断……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肺炎。”

就在众人手忙脚乱之时,陈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杨老板眉头一皱:“你是?”

“他是李医生的男人。”不等陈锋开口,王泽文便抢话,随后还不忘补充了一句,“倒插门的。”

原本听说是李医生的老公,杨老板脸色稍缓,随后听到‘倒插门’三个字,不禁露出鄙夷之色:“哦,原来是他。”

“那么好一个姑娘,竟然会嫁给这么个废物?”杨老板冷哼一声,说罢,便没人理会陈锋。

毕竟是肺炎,镇医院人手不多,李子妍此时也从楼上调了下来,见陈锋还没有走,当即呵斥道:“你还在这做什么,爸妈刚才来电话了,让你快点回去把猪喂了。”

“是啊,快回去喂猪把!”

“李医生每年还等着吃猪肉呢……”

李子妍的同事也在起哄,顿时让她脸上不自然起来。

长这么大,李子妍一直都是父母的心肝宝贝,她也很争气,考上名牌大学,学成过后也没有要学校分配更好的工作,而是回到了家乡。

她一直都很听父母的话,所以当初爷爷和父亲让她结婚也没有反对。

即便如此,陈锋也成了她心中的一道坎,甚至可以说是她的耻辱,就在陈锋被牛踹到脑袋的时候,向来善良的她祈祷过无数次,希望陈锋从此以后不要再醒过来。

“那个,我觉得我可以帮忙。”

陈锋感受着急诊室里传出来的气息,面露凝重之色。

“你?别捣乱就行了。”李子妍摇了摇头,这家伙什么都不会,说大话倒是挺厉害的,“给我好好呆在这里。”

不等陈锋解释,李子妍便带着几个助手进入了急诊室。

看着关上的大门,陈锋无奈地叹了口气,同时也有些警觉,原来这世上真的有那些东西?

没一会儿,急诊室的门就被打开了,里边传来一阵怒吼。

“都什么庸医,连个肺炎都治不好?”

“杨老板,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怎么……怎么会这样?”

紧接着,便是小孩子的啼哭。

几个护士匆匆从急诊室跑出来,都是一脸慌张的样子。

陈锋连忙抓住一个小护士,问道:“里边怎么了?”

这小护士见到是陈锋过后,鄙夷之色毫不掩饰,也不说话,一把甩开便离开了。

也不管这小护士的态度,陈锋连忙走进急诊室,发现杨老板正准备动手扇李子妍耳光,当即三步并作两步,一把将杨老板推开。

“你想做什么?”

“狗杂种,你老婆把我儿子治成这样,老子不弄死你们全家!”

摸着发疼的胸口,虽然惊异于陈锋的力气,但杨老板此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哪里顾得上更多;他本名叫杨彪,以前是混黑社会的,后来扫黑除恶转行搞客运,要真下决心弄死谁,也不是不可能。

“呵呵,不说你弄不弄得死我,就凭你这态度,你儿子我不救了!”

李子妍躲在陈锋身后,脸色复杂,以前那个懦弱怕事的家伙,今天居然男人了一回?

“滚,你个倒插门的,你会救个屁!”杨彪正在气头上,见谁骂谁。

那边王泽文早就被吓得躲在了仪器背后,见到陈锋英雄救美的样子,顿时不爽道:“我们都救不了,你个废物……”

“那是你太蠢!”陈锋冷笑一声,“肺炎?谁给你勇气说这是肺炎的?”

说罢,陈锋回头问道:“你儿子在得病之前,是不是一阵子怕光?”

“你怎么知道?”杨彪一愣,随后点了点头,狂喜道,“你要能救我儿子,我给你五十万!”

“我的确有办法救你儿子。”陈锋冷笑一声,“不过我说了,我不救。”

“踏马的给你脸不要脸了是吧?”

一个跟着杨彪的壮汉此时也怒了,上来就是对着陈锋一脚。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陈锋一只手抓住了壮汉的腿,只是轻轻一甩,那壮汉便如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惨叫声回荡在医院大厅,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这……这还是那个废物?”

医院的工作人员看到这一幕,惊讶得嘴都能塞下一个榴莲了。

王泽文此时也不敢说话了,只是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

那个连十斤都懒得提的废物家伙,居然这么厉害了?

杨彪眼神一亮,感觉这个倒插门的并不简单,放低态度道:“小兄弟,我刚才得罪了你是不对,可我儿子是无辜的啊,只要你能救我儿子,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杨彪的女人早就得重病去世了,而这个儿子是他唯一的亲人了,此时什么大哥风范他都不要了。

“也算是舐犊情深了。”陈锋微微点头,“我也不要你什么,我如果治好了你儿子,你只需要给我妻子道歉即可。”

“是是是……”

这边话音刚落,便狠狠地在陈锋手上掐了一下。

“你懂什么医术?”

陈锋吃痛之下,也没有隐瞒,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不会医术。”

“杨老板,你看他不会医术,对您儿子的事,我深表歉意……”

李子妍话还没有说完,陈锋就又插口道:“那个,我虽然不会医术,但是看过几本医书,对一些伤寒杂病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看了几本医书?

李子妍脸色瞬间冰冷,她原以为陈锋以前顶多就是不学无术,现在竟然成了傻子,以为看了几本书就能治病?

还没有开口,杨彪便插口道:“你们没有办法,就让这位小兄弟看看,我说你个女娃娃,做女人就要有做女人的样子,你男人在外面做事,就别多事!”

被这么一说,一想到杨彪的儿子她确实没什么办法,李子妍只好退到了一边。

“你要是治不好,可别迁就到我们身上!”王泽文此时又开口了,他只觉得天上掉馅饼了,这傻子只要选择帮忙治病,那就是替他们背黑锅了。

“闭嘴!”杨彪冷喝一声,从陈锋凭空说出他儿子发烧前的症状过后,他就觉得陈锋并没有说谎。

陈锋让其他人都离开急诊室,只留下杨彪一人。

“小子,就等着蹲牢子吧!”

临走前,王泽文阴恻恻一笑,其他人也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唯有李子妍一脸复杂…

推荐阅读指数:★★★★★

神农无双》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神农无双》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神农无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oniuxiaoshuo.com/?id=376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